生命中的真實,或許長期被認知中帶有重量的現實給植替了。面對無法迴避的陰翳,嘴角蜿蜒的弧線和涵納撐起的表面張力,相互交織成一座座流動般的白色孤島,如同生命書寫般逐字堆疊建構而成的不同段落,在時間之流的浮動與不安中找到平衡,所屬的座標也和環境產生相應對的關係軸線。變異的骨感空間化為立體的感光元件承接裝載飽滿光影的渲染,藉由感性知覺與理性邏輯的轉譯,細膩輕巧地掬起呼吸般隨行的現實,縝密地將生活光景建構再耙梳,解構再定義。絕對零度的直白,取消慣性視角和扁平的單向理解,是一種生活方式和態度的實踐,不同的敘事格局讓現實的立面切割淘洗出孔隙,帷幕隨之增生穿透的細胞皮層,生命真實的輪廓隨著日常光影更徙而堆移,幽微地辯證著互為主體的永晝與黑夜。

 

         

© 2019  by  Chih-Chi Hsu